第一百六十章 莽人自有莽心思!
书名:网游之全民领主 作者:一剑西风 本章字数:2573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20:53:23

张居正的呵斥,表明了那白衣汉子的身份。

正是其侄。

那白衣汉子想说些什么,却被张居正的眼神瞪得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。

扭头,兀自脸黑生着闷气。

张居正看也不看自家侄子,垂首以示礼仪,请手邀道:“杨校尉,请!”

杨大眼刀回鞘,也不搭话,大步走入衙门之中。

张居正则率衙中各吏员随其后。

白袍汉子黑着脸,不经意看到那群提棍齐齐看向自己的皂袍人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走走走,都走!”

“看什么?巡逻去!”

“今日若抓不足十个闹事异人,不准吃饭!”

衙内,二堂。

杨大眼大马金刀坐在了左首位。

没坐上首,是因还未撕破脸,暂时给他张居正一个面子。

毕竟这县衙时下是他的地盘。

不讲礼仪,不给好脸,是因张居正所作所为让他很生气,难以抑制。

张居正径直走向上首位,坐下后吩咐下人上茶,笑问道:“不知校尉所来,何事?”

“别揣着明白装糊涂!”

杨大眼懒得和他饶舌,毕竟这群文人出了名的嘴皮子溜!

“我只有两个问题!”

“先说第一个,你那侄子无官无职,何以私训健卒?”

说罢,杨大眼看向张居正,坐等其解释。

张居正伸手于身旁案上拿起早已饮过的茶盏,轻啄一口,笑道:“是我嘱托的。”

“我这家侄,原本是来接我家眷去往涿郡定居。”

“之前异人作乱,因我与都尉早有定计,便施计乱其内,方得以平息。”

“然乱虽息,却总有心怀怨恨之异人来城中闹事,城中贼曹衙役难以镇压!”

“原本,在下是准备遣人去虒溪,向校尉求援的,不过……”

“恰逢家侄来此,听闻此事主动请缨,在下便想着校尉军事繁忙,便将此交予他了。”

杨大眼点头。

异人作乱之事,他也知晓。

当时,他甚至已经点齐兵马准备前来平叛了。

没想到异人却发生了内乱,不攻自破。

后听闻是主公留计,杨大眼恍然之余,又深为敬佩。

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主公真乃神人也!

异人闹起事来,杨大眼深知其中令人头疼处。

加之这犷平守备营只听自己号令,仅靠贼曹的话,的确难以镇住异人闹事。

如此看来,这募兵镇压之措施,倒也说得通。

杨大眼点头之际,又蹙起没来,“你那侄子,无官无职而领兵,终是不妥。”

张居正点头,“校尉来了,家侄也该……”

“这样吧!”

杨大眼直接打断了张居正的话。

“将其编入我营中,任一军候,如此便可领一曲两百人。”

“那群皂袍,也入军籍,待异人事了了,就让他们入军营参训。”

张居正赶忙出声劝阻:“恐家侄难当大任,还请校尉另选贤能!”

杨大眼扫了张居正一眼,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芒。

淡然出声,道:“刚刚他与我相击那一剑,颇有勇力,领二百人绰绰有余!”

“叔侄同效一主公,也不失为一段佳话!”

“就这么定了!还望平章莫要推辞!”

杨大眼的话,透着不容置疑。

张居正眼角一抖,再开口辩驳道:“家侄实在无心军旅……”

“如此勇力,上不思报国,下不卫家园,可算得男儿?”

“平章若再推辞,杨某怕是要心生怀疑,你叔侄二人于主公不在期间,是不是生出了什么别的心思!”

“令侄无官无职而领兵,此举,便当斩!”

张居正闭目,深吸一口气而后缓缓吐出,“就依校尉之意吧……”

端起茶盏,借着吹茶之举,忍不住摇头。

随之饮下一口苦茶,心中苦涩更甚。

与这般看似讲道理的莽人,却真是没什么道理可讲!

如今可倒好……

算计来,算计去,却把自家侄儿算计进去了,何苦来哉!

“我还有第二问!”

杨大眼开口,打断了张居正所想。

抬头看去,却见杨大眼正不紧不慢端起茶盏。

张居正只能也端起茶盏来,一边喝茶,一边静待下文。

杨大眼心里很舒坦。

主公爱猛将,人尽皆知。

张居正那侄子的勇力,绝不亚于自己!

将此人栓在军中,待主公归来,必然高兴!

一高兴,兴许就不计较自己此次擅自调军之事了呢……

最关键的是,看张居正吃瘪,他就莫名舒服!

“这第二问,是问平章,为何不救我那妹子!”

“我这妹子与主公之关系,人尽皆知,未来必是做主母的人儿,平章何以不救?”

“安乐异人胆敢图谋主母,这便是在无视主公之尊严!”

“再说,一群不知死活的异人竟敢兵围安乐,这不是在挑衅主公身为渔阳北部尉的威严吗?!”

“无论何种情况,都不该做着缩头乌龟,坐视不管!”

“若主公在,也必会剑指安乐!”

杨大眼口中言语,大义凛然。

便是堂中吏员,听之亦觉深受其辱,恨不能持剑入安乐,镇杀那群不知死活的异人!

张居正阖目,淡淡道:“私认为,为一女子,不值得调军。”

“且不说其中粮草损耗,若是战起,其中战损谁来承担?”

“此事,在下与兵部侍郎商议过,我二人权衡利弊后,方决定不出兵……”

杨大眼心里烦闷,就烦这群文臣扯皮。

直接起身,大手一挥,“别跟我提那刘知远!”

“谁不知你于他有提拔之恩?!他又岂能不唯你马首是瞻?!”

“我要出兵,你就说同不同意吧!”

张居正不紧不慢饮了口茶,“待都尉归来,若怪罪下来,谁又来担?”

杨大眼拍胸脯道:“我自一力承担!”

“好!”

张居正睁开双眼,眸中闪过精芒。

“那在下这就着令户部与兵部,粮草配合校尉!”

杨大眼摆手道:“粮草你们慢慢运,我先率军去安乐!”

说罢,杨大眼转身就走。

走至一半,突然停下。

因为他总感觉,方才的张居正有点不一样……

并不是不想出兵的样子,反倒很期待自己出兵?

于是乎,回头笑道:“张平章,此行,带你那侄儿走上一遭,不介意吧?”

也不等张居正应答,大步径直离去。

“唉……”

望着远去的杨大眼,张居正摇头叹了口气。

他又岂能不知杨玉那女子对沈续的重要性?

他又岂能不知,沈续是意气用事的义气人?

他想得也很简单,就是自己不担责。

谁承想,机关算尽……

莽人自有莽心思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